建证期货

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嫡女翻身记 > 作品正文卷 第九百五十三章 早产
    黑衣人惟帽下浓黑的眉毛挑了挑,他从树旁直立起身子,双手环胸,低下头看着李清欢,倒是疑惑的开了口。

    “你这会儿就想回屋里躺着了,没有别的事情要做了?”

    反倒是李清欢,听到黑衣人这般问,抬起头来,古怪的瞧了他一眼。

    “本小姐如今已经看完了想看的烟火,还能有什么事情可干,这儿荒郊野岭的,难不成还能在这里玩抓迷藏不成?蚊虫太多了,本小姐可没有这个兴致。”

    说到最后,李清欢的语气还多了一丝嫌弃,仿佛黑衣人问了多么愚蠢的问题一般。

    至少,黑衣人从李清欢的眼中,读到了这一抹对自己的嫌弃。

    黑衣人默默地将手放了下来,垂在身旁,一阵凉风吹过,夜晚的风不似白日般温暖柔和,加之在山上,更是多了一丝凛冽。

    李清欢被这凉风一吹,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她身上衣衫单薄,原本就瘦弱娇小,自然抵挡不了这山中深夜的寒风。李清欢被这么一吹,只觉得那小黑屋中是多么的温暖,方才看烟火的时候她还不觉着有什么,如今烟火散尽,周围一片漆黑,山中的寒风的存在感,倒是愈发的彰显出来了。

    她不愿意待在外面吹冷风了,若是着凉了,那可就真的糟糕了。

    如今她孤身被抓到这里来,前途未卜,还不知下一步该当如何,既是如此,理应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子,切莫自己先倒下了。否则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可就真的出事儿了。

    因此,李清欢也不打算再搭理黑衣人,只伸出手指搓了搓自己已经起了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的手臂,随后便想要往小黑屋的方向走去。

    但她刚想迈出一步,便觉着腿脚有些不便。低下头才恍然想起,自己如今双脚,还被捆绑得严严实实呢。

    事到如今,李清欢心中也没有任何的气愤,被抓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若是黑衣人想要做什么事情,他早就动手了,不必等到此刻。虽然心中多少有一丝不安,但明面上,李清欢绝对不会表现出来。

    李清欢尝试着动一下,但是她发现没有办法,脚上的麻绳捆得牢牢地,她连动都显得十分艰难。

    李清欢站在原地安静了一会儿,有些无奈的抬起头冲着黑衣人开口道:“你能不能扶一下本小姐?”

    虽然她很不情愿跟这个黑衣人有什么接触,但方才自己已经被他“拎”了一阵子,事到如今,她也别无他法了。

    黑衣人耸了耸肩,依言走了过来,毕竟将李清欢绑成这个样子,说到底也是他的责任,如今把她带回屋子里,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黑衣人过来,刚刚想要抓住李清欢的时候,不知为何,李清欢脚下忽然一滑,险些就要摔倒在地上,幸好黑衣人眼疾手快,一只手一把抓住了李清欢瘦弱的胳膊。

    李清欢抬起头来,脸上还有一丝惊魂未定,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发生不过眨眼之间,若非黑衣人及时抓住了她,恐怕她就要脸着地的摔下去了。

    到时候,自己的这张脸蛋,可就要破相了。

    黑衣人看着李清欢有些惊慌失措的小表情,知道这位大小姐被吓到了。

    他将李清欢扶了起来,让她站直了身子。李清欢缓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冲着黑衣人礼貌的开口道谢。

    “谢谢你,若非是你帮了我,我可能就要破相了。”

    面对黑衣人的帮助,李清欢倒是很真诚,连一直挂在嘴边的“本小姐”也给略去了。

    黑衣人轻轻摇了摇头,倒是觉得这位大小姐也有可爱的时候。至少此时此刻,她不再显得这般凶巴巴的,也不知是否是看了烟火的缘故。

    在确定李清欢没什么事情之后,黑衣人干脆借着力一提,又将李清欢给……拎了起来。

    被黑衣人如同抓小鸡一般抓在手里的李清欢:……

    罢了,看在方才他帮了自己的份上,她就不跟这个不懂怜香惜玉的男人计较了。否则到头来,被气着的也不过是自己罢了。速递 

    因此,李清欢动也不动,就这样老老实实的被黑衣人给再一次以抓小鸡的方式“拎”进了小黑屋中。

    再一次回到这里,李清欢的心中倒是没有太多的情绪,若说有什么变化,大约比起之前的自己要多了一份祥和罢。看完一场烟火之后,李清欢的心出乎意料的静了下来。既来之,则安之,恐怕就是如今她的处境。

    事已至此,即便着急也没有任何作用。既然如此,那便放松心态,积极去面对就好。

    黑衣人将李清欢轻轻放在了床上,倒是没有一开始这般鲁莽了,李清欢对此表示十分满意。

    她瞧了一眼桌子上已经不再冒烟的茶水,不客气的伸手一指道:“请你帮本小姐倒一杯水,毕竟本小姐现在腿脚不利索。”

    等坐了下来,李清欢不再受制于黑衣人,这会儿又恢复了大小姐的姿态。

    黑衣人看着李清欢的模样,虽然觉得伺候这位大小姐有些不对劲,但她的话也挑不出毛病。因此,他认命的走到桌子前,帮着李清欢倒了一杯已经有些凉的茶水,再走到床边,递给了她。

    李清欢伸出左手,接过了黑衣人递过来的茶水,右手懒懒的垂在腰侧,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黑衣人只当她是耍大小姐脾气,仗着自己是大小姐,也断然不可能会伸出双手来接茶。不过,他对此也并不介意。

    李清欢抿了一口茶水,茶水已经有些凉透了,喝进胃中,仅剩最后一丝余温。不过屋中倒是暖和,因此即便这茶水已经冷了,李清欢也不觉得有多冷。

    但她若是继续呆在外面,就冲这山上寒风喧嚣,恐怕不用多久,她就会感染上风寒了,李清欢可不允许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身子还出什么毛病。

    她这些年来,一直都呆在府中,除了爹娘不放心她,她也不爱出门以外,更重要的一层原因却是,她的身子骨从小.便不太好,她娘亲慕容芊芊生产她的时候,着了凉,导致早产了。因而她生出来的时候,瘦瘦小小的,就跟一只羽翼未丰,却不得不面对这个世界的鸟儿一般,带着微弱的气息,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当时爹爹还请了许多名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这条小命给救了回来。否则,以她这样的早产儿,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夭折了。

    因此,虽然性命被救了回来,但李清欢的身子骨却留下了病根,素来不是很好,从小.便与中药为伴,她喝中药就如同旁人喝水一般,即便心中十分不情愿,但为了自己的健康,为了不辜负爹娘的期望,尽管李清欢不乐意喝这黑乎乎的汤药,到底也只能捏着鼻子灌下去。

    不过这么多年来,她早已习惯这样的苦。

    除了中药的苦以外,爹娘倒是很疼爱她,从未让她吃过别的任何苦头。

    如今她倒是真切的尝到了,但李清欢却并不觉得后悔。

    这也是为什么,她宁愿冒着危险,悄咪咪的从家里跑出来,也非要去看一眼那灿烂的烟火了。就如同她从小除了诗书以外,最爱搜集那些亮闪闪的饰品一般,唯有看着这些漂亮的玩意儿,李清欢才觉着,自己的世界中多了几抹色彩。

    这些色彩,是其余的东西,无法带给她的。

    李清欢又抿了一口茶水,已经凉掉的茶水,比起热腾腾时,更增添一抹苦涩,但这抹苦涩比起她平日里喝的中药,根本就不值一提。

    黑衣人也喝了一口茶,这苦涩的滋味,让他也微微皱了皱眉头。这原本就不是什么精贵的茶叶,凉透了之后,自然就更难喝了。

    他瞧了一眼坐在床边,安静的喝着茶水的李清欢,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不适或是嫌恶,忽而觉得有些看不懂这位李府的大小姐了。

    这种茶水,她居然也能面不改色的喝下去?就连他这个大男人都觉得难喝,这个不过刚刚及笄的小姑娘,居然一点儿抗拒都没有?

    黑衣人有些想不明白,但想不清楚的事情,他也不大乐意去想。虽然不知道这位大小姐是不是经历过什么,但总归来说,他们二人也不过是萍水相逢,真要说起来,也是自己强行认识了这位大小姐,但除此之外,他们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

    因此,黑衣人的心中,委实不感觉在意。

    李清欢默默地将杯中的茶水喝完,这才感觉喉咙舒服了一些。

    被绑在这里几个时辰,她一口水也没喝,又跟黑衣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装模作样了一番,多少有些难受。

    她的身子本就比常人要弱一些,只是她不表现出来,旁人大约也无法察觉。顶多只会觉着,她看起来比寻常同龄的姑娘要瘦小一些罢了,此外也没有多余的念头。

    李清欢从来不觉得自己很弱,尽管她从小只与书籍为伍,但她却觉得,能够健康的继续长大,对她而言,已经足够了。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hao360cn.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数币配资长沙配资时代万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