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证期货

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女神求你快逃 > 第六百一十一章 突然出现的地洞
    鸠浅望着裴三千,轻轻一声咯叻,得意之意尽在不言之中。

    裴三千不由自主地嘟了嘟嘴巴,心中对于某些事情更加坚信。

    刚才还说你救不了呢...这不是几句话就救活了吗?

    说那么多,就是一个字,懒。

    懒惰是要不得的,裴三千暗暗打定主意,要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将鸠浅也同化为一个勤快的人。

    如果在这个乱世之上,多出现一个像鸠浅这样勤快的人,天下距离美好岂不是又近了一分?

    裴三千这般想着,心中的天下已然太平。

    鸠浅静静看向雷狂笑,摸了摸脸上这张皮,收起了轻挑的语气,恢复了正经。

    他严肃说道:“我现在的身份在东方世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凡上修士,你们跟我回东方世家,日后只听我一人调遣。我给予你们一世庇佑,帮我处理完几件事情之后,八位可自行定夺去留。人神佛鬼不顾风雪庵,我东方红眉,顾。”

    听到鸠浅这般承诺,雷狂笑等人齐齐皱起了眉头。

    “你的口气太大了,不怕闪了舌头吗?我虽看不清你的深浅,但是我亦不觉得你有能力挑战司正的人间秩序。”雷狂笑眯起眼睛,正色道。

    “司正不是我的对手,他的人间,我不会搭理。他若插手我的世界,我就砍了他的手。”鸠浅轻轻一笑,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要试试。”雷狂笑说着翻手一握,一根金刚伏魔棍出现在他的手上。

    只见他双手握住伏魔棍的两头,用力一握,蓄力往外一抽,露出了棍中的刀刃。

    是一柄棍刀。

    鸠浅眯起了眼睛。

    这东西,是风雪庵的戒律刀?

    居然在雷狂笑的手上。

    “有意思。裴三千你退后十里。我陪他玩玩。”

    鸠浅见到雷狂笑的眼中已经出现了狂烈的战意,不由分说,直接将裴三千推后十里。

    裴三千身形刚退,雷狂笑便已经攻到了鸠浅的身前。

    第一刀,正刺,直取面门。

    然而,在戒律刀即将刺到鸠浅的面门之时,被一股无形力量给阻挡。

    戒律刀停在了鸠浅的眉心之前,只差最后一丝便能刺到鸠浅。

    那距离,大概是女子头上最细小的一根头发的厚度。

    鸠浅看到眼前的刀刃,感到脸上有些生疼,不用手摸都能感受到他的锋利。

    看来这些年,雷狂笑待它不薄。

    “还要试吗?我若出手,取你性命只要一招。”鸠浅用手指将刀刃拨开,对着雷狂笑说道。

    “你破了真九境?你破了真九境!”雷狂笑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猛然瞪大了眼睛,眼眶欲裂。

    “是。”鸠浅觉得雷狂笑要发疯了,大感棘手。

    “那你为何不救这人间?为何?”雷狂笑对着鸠浅厉声诘问,情绪逐渐失控。

    鸠浅无法回答,沉默了一下。

    雷狂笑眼中的愤怒刹那间便转变成了恨意,顿时变得咬牙切齿,表情狰狞。

    “你和初帝一个德性,还想让我为你所用,休想!”

    雷狂笑发出一声怒吼,像是发了疯一样的朝着鸠浅狂轰乱刺。

    然而,在那一层无形的阻挡之下,不论雷狂笑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

    即使是使出全力之下,雷狂笑手中的刀也碰不到鸠浅。

    这样任由他打下去也不是办法,鸠浅皱紧眉头,思索如何解开雷狂笑的心结。

    就在这时,裴三千发出了一阵愤怒的吼叫。

    “雷狂笑,你发什么疯?他是兽海南下之后才破境的,你知不知道?他就和你一样,他的所亲所爱也都死了。你乱发什么脾气!!!”

    在裴三千的一阵嘶吼之下,雷狂笑身体猛然一怔,手中的攻势渐渐停歇,眼中流露出一丝伤感。

    伤感过后,便是肉眼可见的悲恸,以及对命运的无力,绝望。

    裴三千误打误撞之下,雷狂笑居然平静了下来。

    然后,只见雷狂笑将戒律刀猛地一下掷到地上,插入大地之中,抱着头嚎啕大哭。

    “爹!娘!师父...孩儿无能,报不了你们的仇啊......”

    你能想象一个八尺壮汉无助地抱着头泪流满面,嚎啕痛哭吗?

    那种哭声,撕心裂肺,就连薄情寡义如鸠浅这般的人都为之动容。

    鸠浅看向其他的七位风雪庵的僧人,发现他们神色如常,但是红了眼眶。

    裴三千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几句话会引得雷狂笑产生如此大的反应,有些不知所措,偷偷地跑到了鸠浅的身后,只露出一对小眼睛,偷偷地打量雷狂笑的反应。

    鸠浅见裴三千如此胆小,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没事,他哭过了,一切就会慢慢好起来。”

    鸠浅随口说道,裴三千心有余悸。

    莫约过了二十息,雷狂笑的哭声渐渐消退,余声未散。

    鸠浅感到楚人傲也来到了此处,暗中示意让他不要出面。

    但是,楚人傲才不管这么多,直戳戳地站到了众人的身边。

    鸠浅大感不妙,生怕雷狂笑的精神再次变得不正常。

    然而,一切都出乎鸠浅的所料。

    雷狂笑在看到楚人傲的一刹那立即停止了哭泣,快速地擦干了眼泪。

    鸠浅见状正有些疑惑。

    突然,鸠浅想到了一件事。

    雷狂笑好像在人间会上,打赢过楚人傲。

    那岂不是...鸠浅顿悟。

    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不同的人在特定的一些人面前打死都不会流露出他们的软弱与伤感。

    这些人,中证军工 称之为他们的对手,或者说宿敌。

    鸠浅觉得裴三千和楚人傲都帮了他的忙,心里有一丝惊喜。

    “现在,战神兄弟,中证军工 能够好好交流了吗?”鸠浅趁热打铁,想要将风雪庵的人拉拢到东方世家的阵营之中。

    雷狂笑看着楚人傲,眯起了眼睛,点了点头。

    鸠浅心中大定。

    ......

    傍晚,夕阳西下,晚霞红如血。

    生财城城北,东方世家。

    穷途知音归乡处。

    鸠浅和楚人傲,还有风雪庵的八位僧人聚集在客栈之中。

    裴三千负责给诸位大老爷们儿准备吃食和好酒,忙前忙后,落座之时,三座满汉全席。

    在鸠浅不辞辛劳的调教之下,该女人会的东西,不该女人会的东西,裴三千都被迫学会了。

    现在的裴三千是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会作诗会赏花会吟风弄月也会搔首弄姿,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整个就是一完美的女人。

    然而,在如此完美的女人的伺候和招待之下,现场气氛依然有些沉默,沉默之中透露着凝重。

    在鸠浅和楚人傲会晤之后,两人结伴快速地赶往了东楚蛮洲。

    本来两人是打算寻找那一只花尾虎妖王的踪迹,但是赶到了那里的时候,没有找到虎王,却发现了许多个天坑。

    不,不是天坑,是地洞。

    那些地洞,大多都是两三步宽,最大的就十步宽,遍布整个东楚蛮洲。

    原本应该是妖族遍地都是东楚蛮洲,在地洞越多越密集的地方,妖兽数量越少。

    而且,还有一个最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许多地洞的洞口周边,都有着妖兽的毛发和血迹存在。

    这很不正常,给人感觉好像就是大地突然破了一个洞,然后将这些妖兽吃了进去。

    妖兽又不是傻子,岂会不知逃跑?

    鸠浅和楚人傲,疑惑不解。

    于是,他们两人分头找了许久。

    最后他们发现整个东楚蛮洲没有任何妖王的踪迹,原本应该一定有两头在此,实际上一头也没有。

    就连真九境的妖兽,也极其不可思议的只有寥寥几头。

    凭空消失?

    妖兽是不可能凭空消失的,就算是被高级的妖王吃了,也不可能一次性少了这么多。

    最重要的是,不应该销声匿迹。

    楚人傲和鸠浅都察觉到了这种奇怪事情的严重性,紧迫感压在了两人心头。

    他们预感,赤地千里或许很快就要来了。

    鸠浅和楚人傲想要一探究竟,于是他们挑了那个十丈宽的地洞。

    两人探头往下看,这地洞好似连通九幽地域,漆黑一片,深不见底。

    鸠浅将领域聚化成针,在往下探去了两万里之后,受到了阻挡。

    当时,鸠浅便感到了一种无边惊恐的窒息感,快速地将领域撤了回来。

    鸠浅好不容易稳定心神,扭头一看,楚人傲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

    楚人傲还受伤了。

    鸠浅原本还有打算下去看一看,但是看到了楚人傲相隔如此之远都受了伤,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分量后,打消了这个愚蠢的念头。

    之后,两人去到了皇城。

    皇城,原本的虎王栖息之地。

    听说虎王搬地方了,为什么搬走?

    一定不会没有原因。

    到了墨海皇城,两人再一次惊呆在了原地。

    偌大一个皇宫消失不见,此时皇宫废墟之地直接变成了一个无底深洞。

    这个洞,有百丈宽,是迄今为止鸠浅和楚人傲发现的最大的地洞。

    鸠浅心里突然有了一个猜想。

    于是两人快速地在墨海境内寻找这些地洞,最后在西秦极西的一处无人之地,找到了另外一个大坑。

    在西秦的那个地洞边上,鸠浅发现了一截被锋利的东西斩断的舌头。

    世界上有长舌的妖兽很多,但是区区一截舌头就能挡住鸠浅随手一剑的只有那唯一的一个妖兽。

    那就是,狂兽:疯。

    将这些诡异的事情都串一串,鸠浅觉得一切都清晰了起来。

    赤地千里还在路上,地龙翻身便已经拉开了序幕。

    生灵俱灭,灵而归化,化而为一,一为地龙。

    地龙翻身之日,大地翻覆之时。

    这就是地龙翻身。

    地龙苏醒所需要的生机与能量,直接从其他的生灵体内剥夺。

    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什么北墙破,洛河枯,赤地千里,其实都是为地龙翻身做嫁衣。

    谁下的局?

    愚弄众生又为了什么呢?

    相比于最少有几万年岁月的人间,鸠浅和楚人傲这两个百来岁的娃娃,想不明白。

    鸠浅和楚人傲在梳理了一下个中因果之后,快速地回到了生财城。

    可能是知道了这些地洞的出现目标都是强大的妖兽,楚人傲干脆直接和鸠浅呆在了一起。

    两人围桌而走,裴三千察觉到了此间不同凡响的可怕气氛,直接依偎在了鸠浅的身旁。

    “吃吧,这件事情中证军工 知道的太迟,已经阻止不了了。吃完,今天做准备,明天开始东迁,不用害怕妖兽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九阶之下的弱鸡。”鸠浅叹了口气,拿起了筷子,夹起一筷子三冰九辣的水晶里脊,塞进了嘴里。

    水晶里脊的三冰九辣,是鸠浅最爱的味道。

    入口滑而不腻,冰脆爽口,顶级的辣椒与味蕾碰撞,绝妙的刺激。

    桌上的菜肴很多,足足有二十一道。

    其中,盘子最大的四道分别是:水晶里脊,油炸酥鸡,东楚云尖,西秦火酒。

    两菜两饮,都是鸠浅的心头爱,一个够味儿,一个够香儿,一个沁人心脾,一个烧喉烫心。

    这四样,完美地满足了鸠浅对于吃喝二字的所有需求。

    楚人傲看向鸠浅,觉得这个人最大的魅力就是临危而不乱。

    那个时候,他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毅然决然地站在天下之人面前,为那个绝美的女子遮风挡雨。

    现在明知道世界都要毁灭了,依然是这样,平淡而又坚定。

    楚人傲扪心自问,他觉得自己做不到鸠浅这样淡然。

    楚人傲原以为自己对楚家没有一点爱意,事到临头他才发现,他对楚家的境况很担心...很担心。

    “我找不到任何有效的办法使得楚家置身事外。我很担心,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楚家会在劫难逃。”楚人傲想了很久,觉得自己需要实话实说。

    “担心没有用。现在中证军工 只能尽可能地东迁,先熬过赤地千里。至于地龙翻身,中证军工 只能联手杀了它。除此之外,别无他法。”鸠浅记得问仙群山的那三个人说过要出手,顷刻间做好了接应的准备,战意汹涌。

    “东迁之后,会不会在人族之人的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地洞?就像皇宫,西秦的那样?”楚人傲端着楚云尖,眉头紧皱,迟迟不肯下饮。

    他说的,也是鸠浅担心的。

    于是,鸠浅皱起了眉头,没有回答。

    鸠浅和楚人傲的所见所闻,暂时没有告诉给任何一个人,只有他们两人知晓。

    因而其他人听见他们两个这种没头没尾的对话,纷纷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裴三千好奇心很重,迷惑最甚。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地洞啊?是不是和女人的洞洞一样有趣儿?”裴三千用丰满蹭了蹭鸠浅的手臂,轻轻摇了摇鸠浅的胳膊,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得到答案。

    “没什么。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时刻和我形影不离。”鸠浅将杯中火酒一口饮尽,语气中尽是不容置疑。

    裴三千心下一沉,知道是出了大事。

    其他的八位风雪庵的僧人见此,勾起了嘴角。

    为人间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寒。

    现在风雪庵冻死了在了这人心寒冷的人间,人间的其他人躲得过吗?

    雷狂笑早已将清规戒律抛之脑后,美酒与美食,大快朵颐,毫不避讳。

    此时,夹杂着一丝愤恨渐消的快意,雷狂笑觉得这一桌真是他这一辈子吃过的最好的食物。




建证期货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hao360cn.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数币配资长沙配资时代万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