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证期货

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修仙有提示语 > 正文卷 第31章 诡异
    驻守矿脉的任务,着实无聊。

    弟子是不允许出去的。

    这地方,除了矿脉就是矿脉,里面乌七八黑的,根本没有乐趣可言。哪怕是在地面之上,四周的山林也是乱糟糟的。

    因此,驻守矿脉的弟子,多是会出来,几人聚在一起时常交流。

    一百三十六位弟子,分成数十个小团队。

    王元属于比较特别的一人,每日找不到身影。付风和张萍两人曾经前来,但是却没有找到王元在哪,至于其他人更不会管王元了。

    如此过了两个月。

    王元才是前来拜见两位师叔。

    “这两个月的灵矿在此,两位师叔请查看。”

    王元拿出了储物袋,恭敬的递了上去。

    郑师叔在一旁闭目不吭声,反倒是张师叔接过储物袋瞥了一眼,手一挥,把其中的灵矿取走,又拿出来三块中品灵石放入储物袋之中,还给王元。

    做完这些,张师叔才开口问着:

    “王师侄,在矿脉之中,可还觉得习惯?”

    王元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回答道:

    “多谢师叔关心,弟子在矿脉之中苦修,倒也自在闲适,此地的灵气比宗门之中充裕了很多,修为略微有些进步。”

    这话说的坦荡。

    矿脉之中虽然清苦,可确实适合修炼。

    灵气充裕程度,比那灵田更甚。

    灵田之中,其实修炼需要一些顾忌的。

    练气后期的修士,多半都不会在灵田之中修炼,因为炼化的灵气过多,会影响灵植的生长。

    而这矿脉不同。

    矿脉孕育灵矿,本身灵气就即为浓郁,甚至浓郁到略显杂乱,厚重。

    一般弟子前来,会有些不适应。

    这样的灵气,会对肉身有很大的压力,甚至不小心的话,可能损伤肉身。

    但是王元是炼体修士,对这种灵气,承受能力强,丝毫不担心。

    这两个月修炼下来,快赶得上在宗门内一年了。

    王元练气六层的修为又稍稍进步了一些。

    “不错不错,两年任务时间,说不准你已经突破练气后期了,真是后生可畏。日后若是有什么修炼上的疑惑,可以来找我。”

    张师叔随口勉励着。

    王元见状,咧嘴一笑:

    “师叔,弟子正好有一些修炼上的疑惑。”

    ……

    半个时辰之后,王元心满意足的离开。

    原地,张师叔脸色就有些郁闷了。

    旁边郑师叔睁开了双眼,笑道:

    “谁让你这么拉不下脸面的,被弟子挤兑上来了吧。”

    张师叔倒是呵呵一笑,说道:

    “这王元如此苦修,多半不是魔修的内应,我指点了他,也是好事,说不准过上几十年,他进阶了凝元期,还能帮衬我张家一二。”

    郑师叔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练气六层的弟子,进阶凝元期,希望渺茫。

    张师兄修为困顿之后,已经不想着更进一步了,开始慢慢为家族准备后路了。

    郑师叔继续闭目修炼。

    一个个的接见,眨眼就是四个时辰过去。

    一番下来,两个凝元期修士都有些疲惫了。

    “怎么样,师弟可有什么发现?”

    张师叔问道。

    郑师叔眉头皱起,回答道:“发现了三人,应当是魔宗内应,还有十一人不确定。”

    “这么多?”

    张师叔眉头一挑。

    “嗯,我这火玉之睛还是差了一些火候,只能看到魔道功法的痕迹,至于是兼修,还是主修,并无法判断,而且修炼魔道功法,和是否是魔宗内应,也不是必然。”郑师叔冷声说着,杀气肆意。

    张师叔点了点头。

    “另外,三人之中,有一人乃是家族弟子。”

    “这怎么可能?是谁?”

    张师叔立刻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家族依靠宗门而发展壮大,这些年来,各个家族发展都很好,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左右了宗门。

    这种情况下,怎么会有家族背叛宗门。

    这不合常理。

    “我也以为不会,但是那女修名叫张萍,乃是付师弟的儿媳,修炼的功法,带有魅惑之力,乃是炼魔宗嫡传功法之一。”

    “这……”

    张师叔说不出话来了。

    张萍所在的张家,张师叔是知道的。

    当年,有一位张家弟子,修炼天赋不错,但是品行不端,惹出了乱子,被赶出宗门。这弟子出去之后,建立了张家。

    而这传出去的张家,也曾破败不堪。

    不过后来据说是得了某一种双修的丹方,再加上家族内除了一位炼丹师,这才发展壮大。

    前些年,又派弟子进入青云宗。

    看在张家的面子上,这事情很顺利。

    直到最近几年,这张家有一位弟子进阶凝元期之后,自觉并无前行一部的可能,回去壮大家族。

    张家才是繁盛起来。

    “此事,先传回宗门吧,让宗门长老去定夺,看如何处理。”

    郑师叔开口说着。

    张师叔点了点头:“张家之事,我不便过问,郑师弟去做即可。”

    ……

    矿脉之外。

    王元出来的时候,还未走远,就看到了张萍。

    远处付风还在盯着两人。

    “王师弟。”

    张萍叫住了王元。

    王元停了下来,眉头微微皱起:“张师姐,再下还要回去苦修,不知道师姐可有什么事情吗?”

    张萍见此,眸光之中闪过一丝异色,开口说道:

    “王师弟,王家之人来传信的时候,曾经给我传话,说让我通知你做一些事情,不知道师弟有没有收到?”

    “张师姐。”

    王元打断了张萍接下来的话,冷声说着:“王家之事,如你无关,而且我现在怀疑那玉简是不是我王家送来的,亦或是有人故意欺瞒,想要骗我做一些不轨之事。”

    “你!”

    张萍双唇轻启,眼中露出丝丝红光。

    刹那间,王元感觉到了一丝丝危险。

    只不过这红光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快。

    “王师弟不要多想,其实……”

    张萍还要继续说什么。

    但是下一刻,王元冷哼一声,直接转身离开,理也不理张萍。

    张萍气喘吁吁,说不出话来。

    一旁,付风很快走了过来:“萍儿,怎么了,是谁让你气成这样啊。”

    张萍双瞳剪水,眼眶泛红,几乎要落泪了,啜泣道:“王家本来派人来,让我帮衬一些王师弟,谁知道王师弟不知好歹……”

    “没事没事,等找个时间,我去教训一下他,竟敢让萍儿生气。”

    付风把张萍拥入怀中,低声安慰着。

    回到矿脉之后,王元又一次拿出来了记录王家讯息的玉简。


建证期货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hao360cn.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数币配资长沙配资时代万恒